风暴魔域官网入口

除了懸菖掛艾的習俗外,端午節其實還要沐浴蘭湯

李柯

2019-06-07 20:49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端午節的產生跟水神祭祀和祓邪除祟有關,古人認為五月是毒月,五月初五這一天要祛除五毒,而祛毒的方法則是多利用草本植物的藥性和神性,因此便產生了采草藥、懸菖蒲、插艾草、佩香囊、燃蒼術等一系列與植物息息相關的習俗活動。可見,端午節是一個關乎植物的節日。持這種說法一點都不為過,因為端午節還有另一個別稱——“浴蘭節”,這一命名也是因植物而起。顧名思義,“浴蘭”就是以蘭草為浴,這是早在先秦時期就存在的端午習俗,只可惜跟懸菖掛艾、龍舟競渡、吃粽子、點雄黃等節俗形式相比,它在當下生活中已不那么流行或者發生了變化。
清代徐揚《端陽故事圖冊·懸艾人》
浴蘭節出自何處?
浴蘭習俗的最早記錄是在《大戴禮記·夏小正》中,說五月初五這一天,“蓄蘭為沐浴也”。而屈原在《楚辭·九歌·云中君》中也說:“浴蘭湯兮沐芳,華采衣兮若英。”實際上,《楚辭》中還有多處與蘭相關的吟詠,如“戶服艾以盈要兮,謂幽蘭其不可佩”“沅有芷兮澧有蘭”“懷蘭英兮把瓊若”等。頌蘭、浴蘭、佩蘭,屈原對蘭草的喜愛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被稱為“蘭派”。這主要是跟蘭的特性有關:因為作為香草,它一方面具有蠲除毒氣、辟除不祥的藥用價值,所以唐代孫思邈《千金翼方》多以澤蘭入藥,明代高濂的《遵生八箋》則認為浴蘭是夏時調攝的重要手段,可“令人不老不病”;另一方面,蘭草還象征著高潔的品行和雅致的風范,古人以蘭室、蘭亭、蘭畹、蘭舟為雅,浴蘭、佩蘭都是身體潔凈、靈魂高雅脫俗的莊重表現。因此,浴蘭的行為最初不僅發生在端午時節,也是行使祭祀儀式前的必要環節。《楚辭章句補注》解釋說祭祀云中君之前,“乃使靈巫先浴蘭湯,沐香芷”。劉義慶《幽明錄》也說古制祭廟,“齋者煮(蘭)以沐浴,然后親祭,所謂浴蘭湯”。后世,在從事重要的佛道活動或人生禮儀之前,也有浴蘭更衣的說法。
將端午節直呼為浴蘭節,是在南北朝宗懔的《荊楚歲時記》中,“五月五日……今謂之浴蘭節,又謂之端午”。可見,以浴蘭為節最早興行于荊楚地區,這應該是跟愛蘭如癡的楚國詩人屈原有關。從以上表述可以發現,在那里,似乎浴蘭節才是端午的正名。至此以后,浴蘭節的稱法便承襲下來。宋代吳自牧《夢梁錄》載:“五日重午節,又曰浴蘭令節。”同時期的綦崇禮《北海集》曰:“伏以楚俗良時,甫屆浴蘭之節。”《歲時雜詠·內廷四首》云:“由來佳節載南荊,一浴蘭湯萬慮清。”明代陳繼儒《捷用云箋》亦云:“浴蘭節屇,懸艾時新,追憶楚俗,吊忠愀然。”由于五月又稱端午季,有頭端午(五月初五)、大端午(五月十五)、末端午之說,因此相應地還有“浴蘭之月”的稱法,這在《歲華紀麗》《清嘉錄》等書中均有記載。
隨著“浴蘭節”稱法的遞相沿襲,浴蘭的端午習俗也更為廣泛地傳播開來。根據各地方志的載錄,可知浴蘭節俗曾經在我國各個地區普遍流傳。北方的北京及燕地、中原的河南、西北的陜西、甘肅,南方的浙江、兩湖、兩廣、福建、臺灣、貴州等地,都有存在。其中,南方地區的方志記載更多,尤以福建地域為盛。這很可能是跟八閩之地潮熱漳濕,五毒易于相侵,更須通過沐浴拔除苦毒有關。浴蘭習俗甚至傳到了東瀛,郭沫若在《蒲劍·龍船·鯉幟》中說:“端午節的風俗在日本也是傳播去了的,蒲劍蘭湯,形式上差不多沒有兩樣。”
清代徐揚《端陽故事圖冊·採藥草》
浴蘭有何講究?
那么,端午浴蘭湯究竟沐浴的是哪種蘭呢?蘭草的種類有多種,關于浴蘭之“蘭”的確切類別也有許多的說法。首先是白芷說。此說見諸宋吳仁杰《離騷草木疏》、清陳淏子《花鏡》等文獻,認為該植物“處處有之,吳地尤多”,“葉可合香煎湯沐浴,謂之蘭湯”,“以此沐浴,潔濯之謂也”。其次是澤蘭說。據《(民國)甘泉縣續志》,“澤蘭莖方葉紫,似蘭草,有微香,花帶紫白色,生水澤中及下濕地,以之作湯,謂之蘭湯。”其三是零陵香說。清孔尚任《節序同風錄》謂:“初五,……蓄零陵香煮湯沐浴,曰蘭湯”。零陵香又稱靈香草、鈴鈴香,香味濃郁,可驅蚊藥用,多產于湖湘零陵等地,故名。其四是百草說。該說認為浴蘭之“蘭”實際上是具有驅疫祛邪功能的多種草藥的泛指,而蘭湯即用百草熬成。《(道光)廈門志》曰:“五月五日端午,……浴百草湯,曰蘭湯。”《(嘉靖)建陽縣志》也說:“至午時,采百草為湯浴體。《楚辭》浴蘭沐,俗皆沿之。”其五是五色草說。明代謝肇淛在《五雜組》中說,“蘭湯不可得,則以午時取五色草沸而浴之”。但是這里的五色草究竟為何物,是一種還是五種植物,他并沒有明確表述。此外,還有學者認為浴蘭之“蘭”應為可以入藥的佩蘭,《本草經》云:“(佩蘭)利水道,殺蠱毒,辟不祥,久服益氣輕身不老。”《本草綱目》謂其“消癰腫,調月經,煎水,解中牛馬毒”。實際上,佩蘭跟上面講到的澤蘭,在形態、性狀上均十分相似。
作為端午節的一項重要習俗,浴蘭的具體時間也是很有講究的。一般來說,浴蘭多在正午時分,《(乾隆)福清縣志》云:“”日午時,設蒲觴,磨雄黃飲之,小兒則以五色絲系臂,綴繡符,簮艾葉,浴蘭湯,以辟除毒氣。”《(道光)新修羅源縣志》亦曰:“午,刻書符,作帖子,浴蘭湯。”端午時節五毒出動,正午時分氣溫最高,也是毒氣最為充盈旺盛的時間,在這個時間點浴蘭,驅邪辟穢的效果自然是最好的。《(乾隆)順昌縣志》則說:“五日,以蒲艾插門,謂之辟兵。午飲蒲酒,浴蘭湯。先一日誤也。”這里認為端午頭一天浴蘭的習俗是訛傳,也就反過來強調了端午正日浴蘭的重要性。《(嘉靖)瑞安縣志》還指出,正午時分,在沐浴蘭湯之前有一個祭祀先祖的儀式:“正午,祀先畢,飲菖蒲雄黃酒,浴蘭湯。”這就跟祭祀前浴蘭更衣的古制不甚相符了,反映出一種習俗在地域社會的流變。
誠然,端午浴蘭的習俗在長時間的傳承、流布中,派生出表現豐富,且頗具地域色彩的各種風俗形態。據《青瑣高議》,在唐宋時期的江西豫章地區(今南昌)有浴蘭之會,這是宴飲活動與沐浴儀式的結合。據明代陳繼儒記載,在吳地,有“吳人端午日浴蘭湯而飲”的習俗。而據宋人吳仁杰卻說:“芳蘭固可用浴而不可食,頃聞蜀士云,屢見人醉渴飲瓶中蘭華水,吐利而卒者,又峽中儲毒以藥人蘭華為第一。”(《離騷草木疏》)吳人浴而飲之,蜀人飲則身亡,這就證明兩地的蘭湯所用之“蘭”并非一回事。各地對于蘭湯的理解不盡相同,蘭湯的含義也日愈寬泛。宋代陳元靚《歲時廣記》轉引《瑣碎錄》曰:“五月五日午時,取井花水沐浴,一年疫氣不侵。俗采艾柳桃薄,揉水以浴。”又轉引《歲時雜記》云:“京師人以桃柳心之類燂湯以浴,皆浴蘭之遺風也。”端午時節,沐浴井水抑或采擷其他藥用植物熬湯沐浴,都是浴蘭習俗富有個性的地域表現形態。
華東師范大學民俗學研究所田兆元教授為外賓講解端午節的起源和發展歷史。 中新網 圖
佩蘭一開始就是端午習俗的少數派
浴蘭習俗一方面附生出多樣化的地域形態,一方面在與日常生活的融合中,它的概念又進一步泛化、同化。浴蘭成為了泡溫泉的雅稱,“草沾余潤皆春氣,未必芳華藉浴蘭”、“玉池金屋浴蘭芳,千古華清第一湯”、“一浴蘭芳新,頓覺澤肌理”,等等,都是形容溫泉沐浴的句子。浴蘭還成了沐浴本身的代名詞,宋任廣《書敘指南》即謂:“沐浴曰浴蘭沐芳。”曹宗著名的題畫詩《題楊妃背海棠圖》亦有云:“蘭湯浴罷著衣裳,背立東風醉海棠。”直到清末,葛元煦的《滬游雜記》中對新式澡堂“盆湯衖”的描摹,同樣有浴蘭之謂:“攢列蜂房氣不寒,澡身爭就此盤桓。是閑容易?污垢,賴有香湯似浴蘭。”在特定的文本語境中,共浴蘭湯還是色情的隱喻,《金瓶梅》中就有不少的例證,共浴蘭湯往往跟效魚水之歡相為關聯。
浴蘭習俗如此普遍,浴蘭背后的表征如此高潔風雅,它在古代詩詞中的文學表現自然是代不乏作的。“王禹玉作夫人閤帖子云:金縷黃龍扇,蘭芽翠釜湯。章簡公帖子云:菖蒲朝觴潢,蘭湯曉浴溫。東坡端五詞云:輕汗微透碧紈,明朝端五沐芳蘭。”這些都是繼屈賦之后,被后世文獻屢屢提及的“浴蘭”名句。葉上高更是留下千古名句“未吞蒲酒心先醉,弗浴蘭湯骨已香”,情味盎然,韻調雋永,至今為人津津樂道。宋代蒲積中所編《歲時雜詠》四十六卷中,也多及浴蘭之俗。例如,夏竦《皇帝閤》(其一):“浴蘭襲芷良辰啟,握紀無為圣道尊。天啟嘉祥充紫禁,沖融和氣徧千門。歲時節令多休宴,風俗靈辰重祓禳。肅穆皇居百神衛,滌邪寧待浴蘭湯。”晏殊《御閣圣旨進》:“沐浴蘭湯在此辰,內園仙境物華新。輕絲五彩纒金縷,共祝堯年壽萬春。”以上呈現的是端午佳節浴蘭習俗在皇宮中盛行的一派祥瑞景象。沈光文詩云:“寧堪獨醒還如屈,也取新芳試浴蘭。”這里則是仰尊屈騷傳統的文人志意的典型再現。到了清代,著名文士厲鶚亦有《午日淮陰城北觀競渡》詩為賦:“吟朋應是憶天涯,舊曲樽前小字斜。猶有浴蘭遺俗在,晚來閑過賣漿家。”此詩證明浴蘭習俗在當時的淮陰一帶依舊流行。
屈子曾感慨道:“戶服艾兮以盈腰兮,謂幽蘭其不可佩。”看來與服艾相比,佩蘭一開始就是端午習俗的少數派,然而,由于后世浴蘭習俗的流行,在很長的一段歷史時期內,“蘭派”未必輸給了“艾派”,只是到了現今才式微的。這就提出了一個現實命題:節日文化遺產如何傳承保護?正如華東師范大學田兆元教授前幾日在面對駐滬領事館外交官發表端午文化講演時所說的,端午節俗是一個完整的譜系,不能只弘揚龍舟競渡,而忽略了鳳舟競渡的存在,同樣也不能只討論艾葉,而輕視了蘭草的存在。
我們要以多元統一、聯系互動的譜系觀念看待包括端午節在內的傳統節日的傳承發展,因此譜系本身就是節日民俗事象的基本存在形式。進一步以端午節為例,這個歲時性的傳統節日,不僅是漢族的節日,也是很多少數民族的節日,烏丙安教授曾指出,中華民族大家庭中,有29個民族過端午節,實際數量可能還要更多。以端午節俗類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為例,就有如下數種:汨羅江畔端午習俗(湖南省汨羅市)、西塞神舟會(湖北省黃石市)、屈原故里端午習俗(湖北省宜昌市、秭歸縣)、蘇州端午習俗(江蘇省蘇州市)、五常龍舟勝會(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區五常區域)、安海嗦啰嗹習俗 (福建省晉江市安海鎮)、羅店劃龍船習俗(上海市寶山區羅店鎮)、蔣村龍舟勝會(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區蔣村)、嘉興端午習俗、大澳龍舟游涌(香港特別行政區)等。這些項目所承載的同中有異、異中有同的端午民俗事象在多元互動中共生發展,形成了相對完整的動態譜系。因此,在從事保護和研究工作的時候,我們一定要立足文化生態的高度,具備整體性保護的視野與方法。
福建晉江端午習俗安海嗦啰嗹
回到浴蘭和植物的主題,其實植物與端午節日的關系問題同樣是基于譜系觀念的一個發現,在端午植物應用的功能譜系中,蘭草跟菖蒲艾葉一樣,是重要的傳統和存在。除此以外,還有另一種眾所周知的植物——蓮花,也不容忽視。前面提到的福建晉江端午習俗安海嗦啰嗹就與蓮花相關。作為古越人的遺俗,安海嗦啰嗹至今已有800多年的歷史。端午采蓮活動在泉州盛行,采蓮時所唱“采蓮歌”中每唱一句歌詞就要接唱一聲“嗦啰嗹”,由此形成了“嗦啰嗹”習俗。可見,如果沒有譜系的觀念,我們就沒辦法洞察到端午節俗背后的植物功能譜系,更沒辦法發現浴蘭和“嗦啰嗹”的存在及其意義指向。
(作者系華東師范大學社會發展學院民俗學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責任編輯:陳詩懷
校對:張亮亮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相關推薦

評論(12)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风暴魔域官网入口 内蒙古时时口诀秘籍 北京赛pk10平台代理 七星彩杀号定胆澳客网 王者荣耀上官婉儿图片 山东时时11夺金 江西时时手机软件 电脑打鱼兑换现金 福彩试机号今天晚上 江西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 东莞沐足服务比较好